<mark id="yoqk1"><u id="yoqk1"></u></mark>
<menuitem id="yoqk1"><tt id="yoqk1"></tt></menuitem>
  • <tbody id="yoqk1"><table id="yoqk1"><thead id="yoqk1"></thead></table></tbody>

    1. <td id="yoqk1"><tbody id="yoqk1"></tbody></td>
    <menuitem id="yoqk1"><tt id="yoqk1"></tt></menuitem>
    <tbody id="yoqk1"></tbody>

    <track id="yoqk1"><optgroup id="yoqk1"></optgroup></track>
    <menuitem id="yoqk1"><strong id="yoqk1"></strong></menuitem>

      <code id="yoqk1"></code>
      <th id="yoqk1"></th>
      <bdo id="yoqk1"></bdo>
    1. <small id="yoqk1"></small>
    2. 當前位置:

      湖南常德:城頭山 正在“活”起來的文化遺址

      來源:常德日報 作者:徐志雄 陳琳 編輯:夏妮妮 2020-12-04 14:16:09
      時刻新聞
      —分享—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讓收藏在博物館里的文物、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

      文物,作為歷史文化的重要承載體之一,讓其合理完成“時空穿越”,使其逐漸“鮮活起來”,于國,可以增進文化認同,堅定文化自信,凝聚發展力量;于城,可以找回記憶,彰顯精神,提升魅力;于鄉村,可在山水之外,將“戀”與“愁”,刻進那些斑駁的印跡里。


      中國湖南常德,廣袤的澧陽平原。

      方圓700公里,目前已發現舊石器歷史文化地點近200處、新石器時代遺址500多處,其分布之密集、歷史之連續、文化譜系之清晰全國罕見,堪稱中國史前遺址集群原生態博物館。

      ▲袁隆平在中國·城頭山世界稻作文明論壇上致辭

      6000年前的人類是怎么生活的?中國最早的古城里有什么發現?一粒稻谷的生長延續了怎樣的文明?位于澧縣城頭山鎮的城頭山遺址是我國迄今發現年代最早、保存完整、內涵豐富的古城址,城內有世界最早的水稻田遺跡,享有“中華城祖 稻作之源”的美譽。

      全面保護 讓歷史遺址亮起來

      澧陽平原腹地,一座具有6000多年歷史的古城,通過多年考古發掘,逐漸揭開神秘面紗,其豐厚的歷史文化內涵,足以讓國人驕傲,令世界震驚。多年沉寂,貌不起眼,卻是名副其實的“文化高地”、璀璨明珠,這便是城頭山遺址。

      ▲城頭山古城址西南城墻解剖場景

      從1991年至2014年,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主持進行了15次考古發掘,揭露面積9000多平方米,出土文物近16000余件。

      筑垣為城,聚族而居,夯土城墻無疑是一個古城存在的重要標志。通過城頭山西南城墻剖面,4次大規模筑城的堆積層清晰可辨,前后間隔時間是近2000年的光陰。

      不斷加高加厚的城墻,是因為城池的日益繁茂,還是部落之間的爭斗與日俱增,亦或是應對連年水患的需要?古城南面遺存的陸地通道、城址中心大宅的黃土臺基、分工明確的制陶區、從事祭祀和宗教活動的大型祭壇以及灌溉設施完備的世界最早水稻田等,無一不給人巨大的想象空間。

      ▲上海世博會中國展館城頭山模型

      1992年、1997年城頭山遺址兩次被評為“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1996年,被確定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后被評為“二十世紀中國百項重大考古發現”,鐫刻在中華世紀壇的青銅甬道上,相關考古發掘成果被寫進了中學歷史教科書。專家們認為,以城頭山為中心的澧陽平原史前遺址群不僅提供了關于史前社會,特別是稻作農業社會發展規律的一般性解釋,也為國際社會理解全球多元化和多樣性文明進程提供了參考。

      2010年上海世博會,“城頭山-中國最早的城市”特制大型模型在中國館展出,海內外影響甚大。對遺址的保護隨即全面啟動。

      南方潮濕多雨,土城保護極其不易,城頭山組織專家對土遺址保護進行科技攻關,創造性使用“土遺址窄槽注漿防滲技術”,有效地保護了遺址原貌。這一成果受到了著名考古學家張忠培、中國工程院院士葛修潤等專家學者的高度肯定。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專家主導的“城頭山遺址西南城墻本體保護工程”榮獲全國文保工程“金尊獎”(最高獎)。

      城頭山遺址的總體保護也堅持高規格規劃,委托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編制完成。城頭山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總體規劃及各類具體保護方案,均聘請中國文化遺產研究院、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專業團隊編制,并按國家文物局批復意見執行。

      ▲城頭山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局部)鳥瞰圖

      為積極開展城頭山遺址的文物保護與利用工作,常德市人民政府出臺《城頭山遺址保護辦法》,規范遺址文物管理。澧縣縣委、縣政府狠抓項目落實,先后多次集體專題研究,形成12個會議紀要加快推動。

      近年來,先后投入資金6億多元,新建遺跡展示館5個,完成了護城河疏浚整治、古城墻維修保護、遺址保護區整體環境整治、生態修復以及基礎設施配套等重要工程。

      如今,集遺址展示、科普教育、學術研究于一體的以考古特色為主題的遺址博物館、遺跡展示館等建筑在這里拔地而起,成為展示世界稻作文明、中華城市歷史,進行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

      科學規劃 讓千年古城美起來

      初冬時節,澧陽平原的妝容日漸秾麗,空氣中彌漫著清甜果香谷草味道,越來越濃的色彩在廣袤的大地一一鋪陳開來。

      古老的護城河外,一塊晚稻田仍然保持著正待收割的狀態,沉甸甸的谷穗低垂,飽滿且謙遜。田間散落著一些勞作的人像,插禾鋤田,割谷捆草,猶如正上演著活生生的農耕生產劇。

      一座架高4米的玻璃廊橋橫空而立,登高遠眺,城頭山考古遺址盡收眼底。俯首看來,秋陽穿透橋面,金黃色的稻田一覽無遺。

      主體建筑面積達8500平方米的城頭山博物館,整體風格充分表現了“城”與“稻”兩大主要文化內涵。土黃色的外墻特意增添了流水沖刷的痕跡,似乎在訴說著一座數千年古城的滄桑歲月,正面外墻右上角15顆稻米印痕,昭示著城頭山遺址是世界稻作文明的發源地之一。

      2013年,國家文物局正式將城頭山列入全國第二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名單并開始建設,有意將其打造成世界級的文化遺址旅游目的地。占地面積662畝的城頭山國家考古遺址公園不僅是國家級大遺址保護示范區,同時承擔遺址保護、文化展示和旅游休閑三大功能。

      在全面保護與科學規劃下,遺址博物館、旅游專線公路、遺跡展示館、地質博物館、護城河疏浚整治、遺址外圍景觀帶及游步道建設、民俗文化小區等九大工程紛紛落地。遺址公園于2015年底初步建成,并被評為國家4A級旅游景區,城頭山這一古老遺址被賦予了新的生命力,日益鮮活起來。

      遺址公園內,除一條架空木棧道和與之相結合的環境解說系統外,對考古遺址現狀不做任何干預。在1200多米的護城河環繞之下,考古遺址猶如一個空闊寧謐的劇院,讓游客遐想曾經在這里上演的歷史劇情,其間唯有綠草如茵,伴隨歲月枯榮。

      護城河外側的水岸,蒿草叢生,蒹葭蒼蒼;護城河水面紫菱密布,芰荷亭亭。作為農田景觀的有機組成部分,水塘、水渠和濕地分布其中,這些濕地和水系像海綿一樣,收集雨水,調節旱澇,同時吸收和過濾從稻田中流失的營養物質。茂盛的鄉土植被與輕盈盤旋的水鳥共享自然,充滿野趣。

      在這些景觀中,勞作與休閑、生產與藝術、鄉村與城市、土地所有者和游客、功能和審美之間不分彼此地融合在一起,營造出美麗和諧的畫面。

      “這個項目是一個充滿希望和創造性的綜合體,在挖掘考古歷史的同時,提高土地農業產量。”在德國柏林舉行的2017年世界建筑節頒獎典禮上,由北京大學教授俞孔堅及其土人設計完成的城頭山遺址公園外圍景觀,奪得該年度唯一的世界景觀獎。

      據說,專家評審團對遺址公園中游客和農民之間的互動關系印象十分深刻,并稱其“當地農民的水稻種植活動作為持續性的生產活動得以保留下來,而游客也成為產業鏈的一部分”。

      數年的精心打磨,這個被保護的遺址日漸光彩奪目。2017年12月2日,在浙江省慈溪市召開的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現場工作會上,國家文物局公布了第三批12家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名單,城頭山國家考古遺址公園位列其中。

      近兩年,城頭山景區正以爭創國家5A級旅游景區為目標,全力推進項目建設。目前,5A級景區創建系列規劃和景觀質量方案通過省級專家評審驗收,已上報至國家文旅部;農耕文化體驗園設計完成初步審查;城頭山旅游景區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和城頭山古文化遺址保護項目均已申報至省發改委,旅游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已成功申請國家專項債券7000萬元。

      這意味著,在完成了城頭山景區3.5平方公里國土空間規劃調規后,景區旅游基礎設施建設、景區研學旅游基地、城頭山農耕博覽園等一大批精品項目即將上馬,一個具有國際影響的國家5A級旅游景區正在成形中。

      ▲研學團隊探秘稻作之源

      開發利用 讓文化旅游旺起來

      粉紅色的浪漫花海簇擁著古樸厚重的滄桑古城,這樣強烈的視覺沖擊,會呈現怎樣令人驚艷的效果?

      似乎在突然之間,城頭山的美圖迅速在網絡和微信上傳播開來,吸引了附近城市的大量游客。人們從這里了解自己的祖先,了解每天享用的食物的起源,在古老的城池里訪古尋根,在農耕文明進程中探幽覓寶。

      其實,這一現象的出現并非偶然。近年來,基于文物資源作為國家形象的“金名片”、推動發展的“助推器”的特質,讓文化遺址活起來,日益成為黨和國家持續關注的文化重策,日益成為文物工作對標提質的中心任務,日益成為普通百姓常掛嘴邊的熱門話題,擁有“中華城祖 世界稻源”美譽的城頭山也不例外。

      2017年9月21日,由“雜交水稻之父”中國工程院院士袁隆平擔任論壇主席的“中國·城頭山世界稻作文明論壇”成功舉辦。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官員及多名國內外專家出席,充分肯定城頭山遺址獨一無二的歷史文化價值,并建議適時啟動澧陽平原史前遺址群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的工作。

      隨后,城頭山承辦了“全國考古遺址保護與利用論壇”和國家旅游局港澳旅行商大會;與中國臺灣地區合作,舉辦兩屆“海峽兩岸稻田彩繪節”活動……城頭山再度名揚海內外。城頭山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的精彩圖片被一些歐美國家的郵票采用,每一幀都是高光時刻。

      2019年秋,城頭山數百畝粉黛盛開,一時驚艷了無數關注的目光。精心策劃的“城頭山粉黛花海旅游節”,微信點擊量達到170萬人次,活動期間總入園達30多萬人次,最高單日接待游客超3萬多人次。很長一段時間,城頭山國家考古遺址公園成了“網紅打卡地”,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

      “讓游客在輕松愉悅的游玩中,潛移默化地接受歷史文化的熏陶,從而增強民族文化自豪感,堅定文化自信。”在澧縣城頭山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管理處主任雷鳴的構想中,城頭山正逐步實現從單純的遺址游向綜合旅游轉變;從2小時游向過夜游轉變;從“以城頭山經營城頭山”向“立足城頭山,跳出城頭山,經營城頭山”轉變;從粗放型經營向精細化管理轉變;從自身經營向引進社會資本經營轉變。“五個轉變”不僅讓城頭山擁有了“文明如水”的最美畫面,還蘊含著“潤物無聲”的能量輸送。

      ▲粉黛花海旅游節游客云集

      作為全國青少年教育基地和省市社科普及基地,“考古文化走進課堂”等活動的開展,每年讓更多的學生在此接受中華文明的洗禮。“清明祭祀”“端午祈福”“重陽敬老”等系列活動,弘揚優秀傳統文化,同樣吸引了大量游客關注。

      如何讓游客來,又讓游客留下來?城頭山以成名的古城花海為看點,間或開展護城河垂釣、古城尋幽、竹筏戲水、陶藝體驗等游戲豐富游客行程,形成了“春賞花、夏戲水、秋游園、冬品梅”的四季主題活動格局。研學營地、農耕文化體驗園、海棠餐廳、秋千谷、梅園等旅游基礎設施配套相繼完成,不僅豐富旅游業態,提高游客滿意度,也促進了進園后的二次消費。

      按照預期目標,城頭山全力推進“1·3·1”工程,即游客總量達100萬人次,經濟總收入達3000萬元,完成項目投資1億元以上。

      隨著中華民族的文化認同感逐步提升,中華傳統文化的復興之路邁出了堅實的步伐。由此看來,正在“活”起來的“中華城祖 世界稻源”城頭山,讓文化遺產更具“顏值”,讓文化遺產倍增美好,勢必大有可為。

      來源:常德日報

      作者:徐志雄 陳琳

      編輯:夏妮妮

      閱讀下一篇

      返回紅網首頁 返回澧縣新聞網首頁
      bet体育官网 >